17310456736

帝斯曼公司关键成功因素分析:研发突破引进新技术和产品等

发布时间:2020-09-17  来源:立鼎产业研究网  点击量: 51 

探寻帝斯曼发展历史,能够发现帝斯曼具备三大关键基因:研发突破引进新技术和产品,一体化生产拓展产业链,多元化经营分散风险。这些因素保障公司经历了煤炭时代的价格涨落和石油危机,并且从煤化工、基础化工、石油化工转型成为世界精细化工巨头。

——研发突破:驱动成长和转型的核心引擎

帝斯曼的百年发展过程,经历多次转型,每次转型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公司成立中央实验室,孵化了如焦炉煤气、己内酰胺、合成氨、阿斯巴甜和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等产品。中央实验室强大的研发能力引领帝斯曼技术转型升级,屹立于世界化工企业巨头之列。

煤炭时代:开发烟煤应用。帝斯曼获取荷兰南部林堡省的煤炭开采权,而 Emma 煤矿的烟煤应用范围受限。帝斯曼开发出烟煤合成焦炭和焦炉煤气的生产技术,该技术成功拓展了烟煤的下游应用,同时收获了基础化学品生产技术,为转型化工产业奠定了基础。

合成氨时代: 优选先进技术,成功收获转型。在煤化工时代,帝斯曼成功掌握烟煤制焦炉煤气技术,实现了煤化工的转型。但是在选择合成氨技术上,帝斯曼进行了多方比较,巴斯夫采用的法本法对电力要求较高,而且转化率较低,反应温度较高。帝斯曼期初设计采用 Claude 法,但是反应压强较大,受限于当时高压化学的研究进展,反应安全性较差。最终公司成功引进 Fasusser 法,并且在该合成氨方法上持续技改,提升单线生产能力,衍生合成氨下游尿素、铵盐等产品,精选合成技术保障在未来市场竞争中领先。

1930 年代欧洲合成氨工艺对比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

基础化学品时代:降低反应单耗,成本领先市场。帝斯曼获得巴斯夫 NO 法合成己内酰胺后,自行开发出 HPO 法。相较于传统 NO 法,HPO 法副产硫酸铵更少,制备的羟胺更低(巴斯夫是硫酸羟胺、帝斯曼是磷酸羟胺),生产成本降低。己内酰胺市场竞争加剧,价格也逐步下跌,帝斯曼 HPO 法生产成本始终低于市场价格,具备一定成本优势。

帝斯曼己内酰胺单耗优势明显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

精细化学品时代: 高性能产品引领增长。帝斯曼在从石油化学品阶段转型高性能化学品阶段,注重对新产品研发投入占比。基于之前技术积累,帝斯曼开始更大规模研发活动,开发出了高温尼龙 Stanyl、高分子量聚乙烯 Dyneema、有机硅材料、酶合成技术及生命科学材料,提升产品附加价值,此阶段公司以研发为核心竞争力,驱动营业收入增长。

营养品时代: 围绕战略布局,携手客户开拓市场。帝斯曼在此阶段研发活动与精细化学品和高性能化学品业务的密切程度高度相关,主要是拓展现有产品的应用领域,提升产品性能,开发出医用维生素系列和生物发酵系列产品,提升了维生素产品附加价值,降低了生产成本。并且结合下游客户需求进行研发,开发出了全产业链的生产技术,成功把控营养品市场地位。同时,帝斯曼在新材料业务部分更加注重对材料应用前景的研发,包括开拓高温尼龙材料、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等材料的全新应用领域,逐步开拓新市场。

——多元化:注重业务与市场多维度耦合,降低经营风险

煤炭时代:注重产品应用,初步探索多元化。最初,帝斯曼作为一家矿业公司,同时开采烟煤和无烟煤。帝斯曼注重无烟煤的民用市场,同时拓展烟煤的工业市场。帝斯曼第一座煤矿开采无烟煤,能制备成民用煤球供家庭取暖。同时,帝斯曼注重烟煤炼焦和焦炉煤气。帝斯曼同时布局民用和工业市场,避免营业收入受到单一市场需求变化影响。

合成氨时代:拓展尿素产品,耦合农业市场。成功收获合成氨技术后,帝斯曼开始合成氨技术的应用,最终形成民用煤炭、 工业炼焦和 农用氮肥三大板块业务。帝斯曼合成氨时代积累了有机合成技术和未来发展的资本,研发模式从被动改变转型成为主动多元化。

基础化学品时代:布局差异化生产原料,拓展多终端市场。在获得了石化资源后,帝斯曼开始逐步布局大宗化工产品。原料端,帝斯曼同时使用煤、石油和 天然气三大基础化工原料,能够部分避免单一原材料价格涨跌对成本端的影响。终端市场领域,帝斯曼的产品聚乙烯、聚丙烯、农用肥料、己内酰胺,能够应用于家用装修、电子电器、交通运输等多个领域,能够避免单一需求降低对企业持续性经营带来的影响。帝斯曼实施的多元化战略,降低了公司受到两次石油危机的冲击带来的影响,成为欧洲一流化学品公司。

特种化学品时代:耦合农用和食品市场,追求差异化产品结构。两次石油危机后,帝斯曼开始逐步进军高附加值产品。在传统材料领域,帝斯曼深入多元化,探寻高性能材料领域,逐步开发高温尼龙和超高分子量聚乙烯两大王牌产品,提振综合毛利。阿斯巴甜的成功应用,为公司打开了食品市场,降低了大宗化学品价格巨幅波动对营收的影响。

精细化学品时代:明确多元化主线,熨平经济周期波动 。出售石化业务,购入罗氏化学维生素业务后,帝斯曼明确了高性能材料和生命科学两大产业。高性能材料领域,终端市场主要布局在汽车轮船、电子电器、家庭装修、纺织服装、安全防护等领域。生命科学产品主要布局在营养保健、医疗健康、香料香氛、个人护理等领域。终端市场充分多元化,保障营业收入和利润能够维持在稳定水平,提供全面的产品和持续性经营的基础。

帝斯曼采用原料和终端市场的多元化产布局


资料来源:帝斯曼

_一体化:提升成本优势,做市场领导者

煤炭时代 :发展焦炭、焦炉煤气 和城市煤气。在煤炭时代,帝斯曼从采煤企业衍生出煤化工,下游逐步开发出焦炉煤气、焦炭、乙烯、苯乙烯、苯酚等多种下游产品。一体化生产保障了公司产品具备一定成本优势,成功在两次煤炭价格大跌的过程中实现转型。

合成氨时代:延伸尿素、硝酸盐等基础化学品。帝斯曼获得合成氨技术后,成功进入基础化学品市场,掌握了从煤炭开采,煤制焦炉气,水煤气合成氨以及合成氨生产氮肥全产业链。随着上世纪 20 年代氮肥价格下跌,帝斯曼一体化优势凸显,逆势保持扩张。

大宗化学品时时代:深入一体化,换轨石化产业链。获得荷兰北部天然气开采权后,帝斯曼开始逐步涉足石化产品。帝斯曼开发出气头化肥生产工艺,降低原材料成本,同时向下延伸三聚氰胺、硝酸盐等多种基础化工品。同时,帝斯曼从石油原材料出发,1961年建立起首个石油裂解炉,向下游开发聚乙烯、聚丙烯、乙丙橡胶、ABS 树脂等多种基础化工产品。一体化生产丰富了产品结构,帝斯曼也成功跻身为欧洲一流的化工企业。

特种化学品时代:立足大宗化工品,开发高性能材料。在石油危机爆发的阶段,帝斯曼立足于丁二胺和石油裂解炉制备的乙烯为原料,分别向下游开发尼龙 46 和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等产品,提升整体附加价值。此阶段,帝斯曼已经具备较完善的技术储备,立足于现有的原料和生产技术,公司向下游开发高性能材料,进一步提升了公司抗风险能力。

精细化学品时代:注重技术积累,开发全产业链。收购罗氏维生素后,帝斯曼传统石化业务被剥离。帝斯曼立足于自身技术积累和强大的研发能力,立足于和客户共同开发从原材料生产终端差异化产品。帝斯曼的一体化研发能力渗透入产业链的每个环节,从原料开始到化学中间体,从中间体合成化学添加剂和制品,从化学添加剂生产饲料,从饲料到最终客户使用,帝斯曼的技术都起到了作用。此阶段,帝斯曼更加注重紧随客户的需求,提供一体化定制的解决方案,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进一步绑定客户形成伙伴关系。

帝斯曼一体化建设历史


资料来源:帝斯曼

 


标签:帝斯曼

决策支持

17310456736在线客服

扫描二维码,联系我们

微信扫码,联系我们

17310456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