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10456736

OneWeb:多次融资难逃破产结局,新航天时代下产业综合一体化能力更为重要

发布时间:2020-09-14  来源:立鼎产业研究网  点击量: 25 

OneWeb成立于2012年,由曾被评为美国“无线领域的新星”的技术企业家格雷格·威勒创办,总部设在英国伦敦,在美国加州和佛罗里达州拥有办事处和卫星制造工厂。在最初的设想中,OneWeb 计划发射并运营至少 650 颗卫星,让宽带服务覆盖整个地球,使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受益,为所有人提供互联网访问权限。2015年,OneWeb 从高通、维珍集团、可口可乐等大型投资方获得 5 亿美元融资。同年 6 月,OneWeb 与空中客车达成一项建造其宽带互联网卫星的协议。根据钛媒体的统计,在宣告破产重组之前,OneWeb 已累计获得超 34 亿美元的融资。根据英国《金融时报》,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OneWeb 曾与软银进行谈判,以筹集至多20 亿美元的新资金。然而,最终两者无法就潜在新资金达成贷款协议。

OneWeb历次融资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

在宣告破产前一周,即 2020 3 21 日,OneWeb 还将 34 颗卫星搭载联盟号火箭从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升空。自 2 6 日的“一箭 34 星”后,OneWeb 历史上的第三次发射。至此,OneWeb 公司总共发射 74 颗卫星。距离第一代 648 颗卫星组成的卫星网络,还需要执行 17 次发射任务。OneWeb 在申请破产保护之后,只有几十个人仍将在 OneWeb 工作,以管理已经在轨的这 70 多颗卫星,从而使该公司得以保留其频谱许可。但是,由于规模太小,距离 648 颗这个初步目标还差很远,不足以在全球或者大面积范围内提供电信服务,也很难带来业务收入。

OneWeb星座的部署、运营和服务主要依靠资本合作来完成,资源整合能力和全球运作能力较强,但并没有在根本上提高效率 :卫星制造采用与空客(Airbus)合作的方式;卫星发射由阿里安和维珍银河公司完成;高通负责空中接口的设计和打造双模终端;休斯负责终端的设计,并与可口可乐一起负责产品的分销;卫讯公司(Viasat)负责地面信关站的建设;印度巴哈蒂公司(BhartiEnterprise)和墨西哥通信公司(TotalplayTelecommunications)负责印度和墨西哥市场的分销和服务;洛克维尔-柯林斯公司(Rockwell Collins)公司和汉尼维尔公司(Honeywell)负责航空终端;与Intelsat 共享用户和服务。OneWeb 模式本质上是更大的“外包合作”,自身业务重点在运营,把需要外包的部分供应商变为自己的股东。然而,随着技术发展和行业变迁,某些作为股东的供应商有可能不再是成本、效率最优选择 。其次,OneWeb  所选择的技术路径也需要考虑到它的外部合作伙伴,地面空间都需要兼容 产业链中参与的公司过多,对技术路径的要求 更高更复杂。

OneWeb外部合作商众多


资料来源:OneWeb

新航天的竞争不再拘泥于表层,最深层的比拼是技术变现能力。咨询机构 Northern Sky Research 预测仅有 18%星座能进入发射阶段,星座失败的十大因素中缺乏市场资金、现金流告急排名榜首。从中可以看出 OneWeb 擅长的资源整合能力已不再重要,商业星座的竞争进入市场化阶段。投资金额、商业模式、产品竞争力、成本、客户体验等指标成为关键。这些因素背后引出的最终比拼就是技术创新的能力:由于资金支持者从政府转变到商业投资者,企业必须通过技术创新寻求效率和成本的最优解,并 最终以较好的商业模式 在未来 为投资人带来收益。在疫情的特殊时期,外部投资者资金较为紧张,只能向头部聚集。SpaceX 2020 2 28 日启动了两轮融资,分别寻求筹集 2.5 亿美元和3.499 亿美元的资金。5 26 日,SpaceX 表示在新一轮融资中筹集了 3.462 亿美元资金。通过两轮融资,该公司共筹集逾 5.67 亿美元资金。对于潜在客户而言,廉价、高效、客户体验更好的产品往往获得更多青睐,市场也将加速向头部集中,技术、进度在第二梯队的企业将会面临巨大压力。

导致星座失败的十大因素


资料来源: Northern Sky Research

OneWeb研发支出高企、且对外部投资依赖较强OneWeb2018年在卫星研发、地面设备、发射费用上支出合计 4.59 亿美元,2017 年支出为 9.00 亿元,8 年累计已花费约 34亿元。目前为止,OneWeb 还仅处在投入期,虽然完成 74 颗卫星的发射,但并没有提供服务的能力,截至2018年年报公布数据营业收入依然为 0。根据 NSR 的测算,OneWeb直到 2027-2028 年才能实现盈亏平衡。而与之相对的,是巨大的资金缺口。2019 年底,NSR 发布的最新报告认为 OneWeb 还需 50 亿美元资本性支出。与 StarLink 做对比,其已以更低的成本发射了360 颗卫星,同时因为母公司 SpaceX 拥有火箭发射业务,可保证稳定现金流,StarLink 对外部资金依赖相对较小。

OneWeb 依然有其价值,后续资产归属或许改变低轨卫星 行业战局。OneWeb 的模式虽然有其弊端,但从技术方面而言,OneWeb 至少有 4 点技术突破:

  高低轨卫星的兼容:OneWeb 星座设计了巧妙的链路切换方案,避免了自己的卫星干扰同频工作的地球静止轨道卫星。这也成为绝大多数低轨星座的技术范例。

  超大规模卫星制造 :在 OneWeb 之前,航天界最大的复杂卫星批量制造案例就是铱星。但铱星的规模并没有超过百颗。OneWeb 星座却要达到 700 多颗的制造规模。空客公司为此设计了全新的卫星总装集成测试工艺,同样成为航天技术典范。

  易用性和口袋式卫星终端:维勒设计了免操作、免维护的卫星终端,只要装在屋顶上、提供电力就可以自动运行,为覆盖区的用户提供无线上网服务。维勒还投资创业公司,研制了和手机差不多大的口袋式终端,也是迄今为止体积最小的宽带卫星终端,具有引爆市场的潜力。

  完整而合理的产业生态模型:迄今为止,在所有低轨宽带星座的产业生态建设上,没有哪个星座像 OneWeb 这样,得到来自制造商、运营商、渠道、零售商乃至消费者的一致期待和支持。

除技术外,OneWeb  还拥有丰富的频率资源和商业渠道。在申报之初,依靠国际通信卫星公司的坚持和游说,OneWeb 拿到了自己想要的频率使用许可。如果换一家企业重新申请,缺少有力合作伙伴,且在当前资源缺乏、群雄并起的环境下可以预见将阻力更甚。

另外,创始人维勒依靠自己在国际通信产业界的人脉积累开发了众多商业渠道和产业生态,涉及到的企业分布于北美、南美、欧洲、亚洲,行业横跨电子、宇航、电信、消费、金融等。如若重新整合,合理利用,带来的潜力无穷。

OneWeb 启动破产程序以来,已有多家公司表达出了收购意愿。5 28 日,OneWeb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申请,向近地轨道发射近 4.8 万颗卫星。FCC 规定,除非获得豁免,否则卫星许可证持有者有 6 年时间发射 50%的卫星,9 年时间内必须发射所有卫星。然而以目前状况而言,OneWeb不大可能将其中的大部分卫星发射入轨。其破产文件显示,负债总额已达 21 亿美元,其中包括 17 亿美元的高级担保融资。OneWeb曾表示它打算使用破产程序“出售业务并寻求价值最大化”。如若 FCC 批准,可以有效提高 OneWeb 第一代许可证的资产价值,并为收购方提供更多选择。收购方所得到的不仅仅是轨道、频率资源和在轨卫星,也得到了广阔的商业渠道和品牌价值。如此庞大的资产体系或许能改变未来低轨卫星的战局。

OneWeb的卫星布局计划


资料来源:FCC

 


标签:OneWeb

决策支持

17310456736在线客服

扫描二维码,联系我们

微信扫码,联系我们

17310456736